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极道天魔

极道天魔
第一章 道法

  冷风如刀,大雪纷飞。

  路胜一睁眼,便看到自己坐在一辆黄灰色的马车上,车厢有些晃动,身边有
小女孩细声细气说话的声音。

  车厢外,是一片片嘈杂喧闹的人声。

  有叫卖声,吆喝声,喝彩声。还有小孩子的笑闹。

  路胜深深叹了口气。

  他知道他回不去了,从一个在国企里混吃等死的老油子,一次喝醉酒后,醒
来就到了这个世界,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五天了。

  他嗅了嗅鼻子,空气里有酒香,烙饼,和油炸果子的气味。

  「哎呀,桂花坊的白桂酒越来越香了。」

  车厢里的贴身侍女小巧奶声奶气道。

  小巧今年才只有十九岁,但身材娇小。再加上天生娃娃脸,长得个头也小巧。
看起来就和十岁小孩没什麽区别。小脸胖嘟嘟的,白里透红,穿着绿色小棉裙,
小手里还在给路胜搓着準备下车绑头发的发绳。

  这种发绳是用很贵的一种交树皮制成,会自然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但唯一的
不好之处,在于天冷时会发硬,需要用热手搓热搓软。

  路胜笑了笑,没说话。手却并不老实,直接搂住了小巧的腰肢,小巧莞尔一
笑,把手伸进路胜的裤裆里,发绳被套在了龙根之上,让路胜倒吸一口凉气。这
小姑娘,可真不得了。

  马车很快停了。路胜走下车来,小巧藏在他宽大的狐裘里面,正直盯着他的
肉棒在看。

  路胜感觉自己的肉棒硬了,任谁被一个小萝莉这麽盯住,欲望都会不知不觉
地升腾起来。

  他掀开车帘走下车,灰白色的街道上,铺着一块块青石砖,每一块都有脸盆
大小。

  小巧盯着眼前的肉棒眼神逐渐迷离,她想不到在公子温和的外表下,居然有
这麽粗壮的一根肉棒,青筋在肉棒上根根暴起,连龟头都充满着力量感。她发现
自己实在是忍不住了,她一口含住了肉棒,舌头在上面疯狂舔弄着,就像在吃着
什麽美味的食物一样,一下又一下。她的嘴巴紧紧包裹着路胜的龙根,始终不曾
离开,舌头却在拼命舔舐着棍子的外面。

  路胜的眉头突然一皱,这小巧,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在外面还做这种事,
不过想着她的年纪还小,这次就罢了吧。

  冷风吹拂而过,在宽大狐裘下,路胜并没有穿睡衣。任由冷风拂过自己的下
体,一种凉飕飕的感觉从胯下传来。

  小巧感知到那股冷风,生怕少爷受了冻,连忙将肉棒从喉咙吞下,然后用嘴
唇触碰着阴囊。龙根进入了她的喉咙深处,温暖的触感通过神经,传到了路胜的
中心神经中枢,甚至让他的边缘神经中枢不受控制。他整个人都剧烈颤抖了起来,
一种奇异的快感从尾椎骨直涌而上,让他打了个寒蝉。

  街道上车来车往,还有人牵着马来来往往。

  小贩和出来閑逛的女孩、女眷们毫不忌讳,抛头露面娇笑声连连。

  小巧用自己的嘴唇取悦着路胜,喉咙鼓起了大片。

  路胜仰头看了眼面前的酒坊。

  白色的牌匾呈长方形,中间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桂花坊。

  「路大公子来了啊!里面请!甲字号厢房给您留着呢!」一个小厮笑脸堆着
迎了上来。

  路胜点点头,一副富家公子做派,从身边小巧手里接过银边白纸扇,轻轻一
抖,扇面展开,上边画着一副山水烟波图,山水此起彼伏,明暗交叠,还有一看
就是大家风範的题词。小巧的身体随着路胜的动作边走边推,只是始终未变的,
就是她含在喉咙里的巨根,她尽着自己的职责,在用自己的全力取悦路胜。

  他轻车熟路的随着小厮进了酒坊。

  酒坊分两层,一楼大厅正坐了不少人在听人唱曲。

  一个绿衣少女脆生生的站在空处,声音婉转,边上还有个中年女子弹着琵琶。

  唱的是一首三会传,三会传讲的是出征将军与山野狐女的凄美爱情。

  可惜在场的酒客都是些粗人,只有少数的几个文人公子还算能听懂,其余人
都对那少女两人视而不见。打赏更是没多少。

  路胜停住脚步,看一楼这麽热闹,他也索性就在一楼找了个空位坐下。

  「这谁点的三会传?」他随口问了句小厮。

  他在这桂花坊地位可不同,如果说这桂花坊相当于地球上的高级娱乐会所,
那麽他就是这里的至尊vip 顾客。一年花费至少几十万的主儿。

  这样的开销,在九连城这种北地小城,已经算顶级客户了。

  「是周公子。周缺周公子。」小厮小声回道。

  路胜也不为难他,只是叫他把那绿衣少女和中年女子待会叫去包厢,便挥手
放他去了。

  他拉着小巧坐下后,视线在一楼人群里扫了一圈,很快便看到了一个面色苍
白的瘦弱公子,穿着一身白衣,手里拿着把骚包的金色荷叶边折扇,轻轻摇着。

  「估计又是看上那唱歌的小女孩了。」路胜摇头道。

  「大公子上次才警告过他,这家伙真是坏人!」小巧在路胜的胯下发出声音,
口中还插着一根巨物。

  路胜笑了笑,不再说话。开始静静听曲儿,享受着小巧的服侍。

  暗红色的木桌上很快上了一桌子的酒菜,路胜夹了一夹莴笋炒肉丝,放进嘴
里。再喝一口从刚刚生子的少妇胸上挤出的人奶酒酒。淡淡甜甜的乳香混合在一
起,就和抱着少妇的奶子直接吮吸没什麽两样,还多了一份酒香。

  「锦衣玉食,无忧无患,还有小美人侍女暖床,这样的生活,简直太腐败了。」
路胜有的时候也会想,自己要不要就这麽过一辈子,反正这种米虫的生活也是上
辈子他一直追求的。

  吃一口菜,喝一口酒。

  再耸动下体,让小巧将冰虾剥好,从他身前递上来一只剥好的盐水冰虾。

  这北地雪城,冰虾便是这里的特产,在厚实的冰窟窿里随意一捞,就能打出
大量身体半透明的小虾。

  这就是冰虾。

  吃完冰虾,路胜便让小巧两只腿夹在自己的腰上,披着狐裘进入包厢,让小
巧不得不放弃了龙根,转而进攻起了路胜的乳头,直舔得路胜身体发热,欲念丛
生,要将这小妖精就地正法。

  进入包厢,绿意少女和那中年妇女早就等在那里,中年妇女手中拿着琵琶。

  作为社会底层的一份子能够在这大酒馆里驻台,面对路胜这样的大少爷,自
然知道自己是上来做什麽的,而不会像那些不知道轻重的普通人一样,不明事理。

  绿衣少女莞尔一笑,跪伏到了路胜的胯下,伸出自己的舌头缓缓靠近龟头,
然后稳稳地躲开包皮,接触到里面的冠状沟。嘴巴也跟着上来将巨根包住。就像
在用吸管喝果汁一样吸了起来,只是她用的不是吸管,而是一根又粗又长的巨根。

  中年妇女见两女都占据了重要的位置,小巧舔着乳头,绿衣少女吸着巨根,
不由眉头一皱,她可不想去舔肛门。

  看着自己手上的琵琶,主意不由蹦了出来。

  只见她莞尔一笑,将琵琶弦从琵琶上取下,然后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

  看着手上的弦,中年妇女好似想到了什麽不由嗤笑了起来。只见她用琵琶弦
绕住了自己的乳房,将自己的乳房勾勒出来。

  这中年妇女的身材很好,皮肤白皙,眼神生媚,眉毛秀气,鼻子挺翘,还有
着一张樱桃小嘴。但最让人瞩目的还是她的那对乳房,不知道是不是异界女子都
营养好的缘故,她的一对乳房就像两个大西瓜一样,巨大的底盘导致乳房下垂并
不是那麽厉害,反而有一种特殊的美感。

  此刻,乳房在琵琶弦的勾勒下,显得十分巨大。

  然后中年妇女将两边的琵琶弦交到了路胜的手上,将自己的乳房放到了路胜
的面前。

  路胜看着少妇的乳房笑着点了点头,手上猛地用力,整个乳房都被勾勒出了
一道血色印记。

  乳房像高压水枪似的喷出了一道奶水,这让路胜猛地一怔,这是个孕妇?

  只见中间妇女脸色通红。

  「伦家怀孕三个月了呢!而且还是女儿哟。」

  让人骨头都酥了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发了出来。

  路胜笑了笑,嘴巴含住了她的乳头,感受着感官上的刺激。

  一边吃着奶子,喝着乳汁,将少妇的奶子几乎弄成紫色,感受着绿衣少女和
小巧的口舌,心里却是想着其他事。

  不过眼下,却有些欲火升腾,当下,便喊了绿衣少女。

  「你的歌唱得不错,都是你自己写的吗?」

  绿衣少女正在帮路胜温暖包皮内部,听到这话,也不吐出龟头。

  「是的,人家唱的歌都是自己写的呢!」

  听到这话,路胜来了兴趣,不由指了指自己发硬的巨根。

  「来,坐在这上面唱你自己写的歌,把我唱开心了,有赏。」

  绿衣女子一听有赏,眼眸都放起了光来,一擡跨部,整个阴茎都被她吞了进
去。

  等到都进去了,绿衣少女才发出一声惨叫,因为实在是太长了,直接顶进了
她的子宫里面。

  但仅都进去了,也只能开口唱了。

  「感受停在我发端的指尖

  如何瞬间冻结时间。」

  路胜开始狠狠挺动了起来,巨大的龙根在子宫里进进出出。

  「啊啊啊啊,痛,操我。」

  绿衣少女就开了一句口,就好像疯了一样喊了起来。

  路胜目光一淩。「继续唱。」

  绿衣少女才心头一冷,收住了疯态。

  「记住望着我坚定的双眼,啊,啊,好爽,干我,大鸡巴哥哥,干我。」

  「也许已经没有明天,我的比已经烂了,啊,我的肚子要烂了。」

  「面对浩瀚的星海,来。射我,使劲射我,射死我把。」

  「我们微小得像尘埃,噢,干死我,干死我我要死了。」

  「漂浮在一片无奈,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

  「缘分让我们相遇乱世以外,欸,啊哈哈哈。」

  终于,绿衣少女唱不下去了,因为路胜的巨根直击捅穿了她的子宫,捅进了
她的肚子,她整个人都翻起了白眼,晕倒在了地上。

  中年妇女见她晕倒在地上,也不害怕,直接接着做了上来。

  路胜也不怜惜她,巨根直破玉门。

  只见中年妇女肚子里的婴儿好像有意识似的,躲开了这根肉棒,让它直接进
入子宫,就像在子宫里面装了个房梁一样。

  乳白色的奶水直射而出,就像开关坏了的水龙头,想停都停不了。

  子宫里的婴儿好像被吸引了一样,小嘴直接开始吸吮起了肉棒。

  这让路胜的快感再度上涨,肉棒简直忍不住快要射出来了,但他还是忍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路胜突然猛地发力,用棍子捅穿了孕妇的子宫,捅入了他的
肚子狠干了起来,强烈的痛苦和快感让孕妇泛起了死鱼眼。

  路胜顿觉无味,将孕妇与绿衣女子叠在一起,然后让小巧趴在他们身上,臀
部对着自己。

  绿衣女子此刻微微转醒,双眼迷离。

  「伦家叫邓紫棋,可不要忘了伦家噢。」

  路胜哪里管这麽多,火气上来了谁也挡不住。

  巨根从这个洞进入那个洞,从上到下,从菊花到阴户,六个洞都被插了个遍。

  终于在一声怒吼中,路胜将精液都射入了邓紫棋的体内当路胜将巨根抽出,
白色的液体从洞口缓缓流出。

  看着眼前这三个各具特色的女人,刚刚释放过压力的棍子再一次变得坚挺了
起来。

  小巧的身体,路胜可还是没有享用过呢。路胜嘿嘿一笑,享用可不仅仅只是
单纯的肉欲,而是完全的开发。

  找来一根绳子和一个浴桶,路胜把中年妇女绑了个龟甲缚吊了起来,木桶被
稳稳当当地放在了中年妇女的乳房下面。这女人也不知是体质敏感还是怎麽,受
到一点刺激,乳头就会控制不住地喷水。就在路胜把她吊到房梁上的时候,她就
连连发出娇媚的呻吟声,奶水断断续续地喷在木桶里,在木桶里的奶量已经足以
把小腿淹没。

  浪笑着看着少妇,路胜感觉自己变得更加坚强,想要上去教教少妇花儿为什
麽那麽红,但想到待会的盛宴,还是忍住了。

  「小巧,你去拿把刀过来。」

  「好的少爷。」小巧早就準备好了,少爷平时最喜欢的就是这口了。

  刀被小巧从怀里拿了出来,就如匕首大小,并不是很大。

  路胜随即将邓紫棋放在桶里,邓紫棋有些迷糊,但已经醒了。

  看到路胜把她放在桶里面,脸色不由变红了。

  「这位少爷是想玩什麽花样啊?」在她的职业生涯里,路胜是最会玩的一个,
没有之一。

  将小巧跨在身上,让小巧夹紧自己的腰。路胜围绕着木桶走动了起来,是不
是打量着桶里的邓紫棋和房梁上的中年妇女。

  小巧脸色红红的,诱人的呻吟不时从口中发出。

  路胜移动的每一步,她都能感受到棍子在肚子里的移动,在路胜很久以前就
将她的子宫开发完之后,这种又痛又爽的感觉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拥有过了。

  路胜突然在脸上泛起了笑容,小刀像蝴蝶一样在他的手上起舞。

  伴随着手起刀落。

  原本在享受着奶水浴的邓紫棋突然一声尖叫。

  只见中年少妇两个乳头被切了一半下来,血混合着奶水滴在了浴桶里。

  但情欲高涨的中年少妇并没有在意这个,她现在只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又痛又
痒的奇异感觉。

  她现在只想要被抚摸,被玩弄,被操干。她的身体扭动了起来,但越是扭动,
麻绳越紧,越是得不到快感,但欲火已经在她的身体里面膨胀。

  邓紫棋此刻已经安分了下来,她知道这位大少爷的玩法可能会很刺激,但没
有想到会这麽刺激,她也很久都没有这麽刺激的玩法了。

  路胜的棍子在小巧的肚子里死命挺动,在外界都能够看到棍子的痕迹。紧窄
的肌肉将棍子死死包裹住,就像两块死命夹紧的塑料,给路胜无尽的快感。

  小巧感觉自己简直要上天了。

  「呜呜呜呜。」

  「少爷,我要去了。」

  随着小巧的一声惊呼,一道淫液被小巧喷了出来。只见小巧翻着白眼,满眼
无神。

  将小巧放下。

  路胜做到了浴桶里面,中年少妇还在喷着血奶,红色的液体洒在路胜和邓紫
棋的身上。

  看着邓紫棋身上的血奶,路胜眼里燃起了无尽的情欲。

  操操操。

  他现在只想操翻这个女人。

  一挺下身,整根棍子打在邓紫棋的脸上,一股淫液的味道直入她的口鼻。

  接着邓紫棋便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沖击着她的身体,原来是路胜抓住了她
的脑袋,棍子捅入了她的嘴里。

  邓紫棋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这更棍子简直就不是人类能够拥有的,进入她
的喉咙都不够,居然插入了她的胃里,一股剧痛包裹了她,她现在只想要快点结
束。

  有腐蚀性和温度的胃液刺激着路胜的龟头,他本来就要射了,在这种刺激下,
这麽能忍得住。

  中年妇女在麻绳的摩擦下也达到了高潮,随着一声低吼,路胜的白色液体直
接射入了邓紫棋的胃里,而中年妇女高潮的淫水直接喷了出来,像雨一样掉落在
浑身血奶的邓紫棋和路胜身上。